水泥罐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罐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色戒原型郑苹如到底谁派她去又缘何牺牲

发布时间:2020-02-26 18:32:01 阅读: 来源:水泥罐除尘器厂家

“色戒”原型郑苹如:到底谁派她去又缘何牺牲?

一个美丽妖艳的女人,她的真实身份是军统特务,抗战期间,奉命去暗杀汪伪特工主任丁默邨,由于事机不秘而被俘。在狱中,由于她的美丽和魅力,竟被她的敌人称为“妖艳的白蛇”。郑萍如后来被汪精卫下令枪毙。抗战胜利后,在军统的烈士名册上竟查不到她的名字,这其中究竟有怎样的隐情呢?

1945年深秋,重庆歌乐山下的白公馆成为关押周佛海、丁默邨等大汉奸的临时住所。一天,军统少将处长沈醉来此看望周佛海,两人随便聊起过去双方刀光剑影的特工生活。周佛海问:“丁默邨与戴笠先生在抗战时早就有联系,你们为什么还派人暗杀他?并且能找到那样一个漂亮的小妞来搞暗杀工作?你们是怎样训练这种杀手的?”

沈醉诧异地问:“有这样的事?我怎么不知道?至于军统为什么要杀丁默邨,什么原因我不清楚,更不知道训练了什么漂亮小妞去从事暗杀工作。”

“怎么?沈处长不知道有军统女谍暗杀丁默邨之事?那个女人是我下令枪决的,怪可惜的,她可真有办法,要不是李士群盯得紧,她差一点把执行官林之江都策反了,两人都商量好了一起私奔。”

沈醉一听,来了兴趣:“到底是怎样一回事,能详细告诉我吗?我回去也好查一查,给这个无名英雄记功。”

那位被“七十六号”枪毙的郑萍如小姐,1918年出生,死的时候也不过二十多岁。她的父亲名叫郑钺,清末留学日本,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师范科,又入东京法政大学法科,他的同学中有国民党著名领袖宋教仁。郑钺在上学期间也加入了同盟会,跟随孙中山、于右任等奔走革命。辛亥革命和民国二年的二次革命都参与其间。后来随孙中山流亡日本,娶了个日本太太,中文名字叫郑华君。他们夫妻感情很好,共有两男一女,女孩就是郑萍如。 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郑钺在司法界服务。当时,国民政府在上海公共租界设有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和第一特区地方法院,在法租界设有江苏高等法院第三分院和第二特区地方法院。1935年,郑钺被国民政府司法行政部任命为上海高等法院二分院首席检察官。

丁默邨曾在上海民光中学做过校长,郑萍如是他的学生。她中学毕业后,考入上海法政学院学习法律。毕业那年,正赶上七七卢沟桥事变。8月13日,中日两军在上海开战,中华民族在最危急的关头,无数热血青年投身到抗日救国的爱国运动之中。郑萍如的哥哥郑海澄投笔从戎,参加了国民党空军,在一次激烈的空战中,郑海澄的飞机不幸被敌机打中,为国捐躯。噩耗传来,全家悲痛万分,郑萍如发誓要替其兄报仇,这时军统特务找上门,劝其参加抗日斗争,郑遂答应为军统工作。

日军占领上海后,汪伪政府多次与租界当局进行交涉,要求把租界内的中国法院接收过来,改归伪政权管辖,但遭到租界当局的拒绝,理由是英、法、美等国只承认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不能把租界里的法院交给未获承认的政府。日方及伪政府恼羞成怒,将争夺租界中国法院管辖权的任务交给丁默邨、李士群为首的“七十六号”特务机关来完成。李士群用子弹多次恐吓郑钺,但郑钺始终按法律惩办在租界里犯罪的日本人。

经军统特务嵇希宗介绍,郑萍如成为该组织的情报员。因为她的日语很好,便常常出入日本人聚集的海军俱乐部,以获取日伪情报。一次,在一个偶然的场合,她认识了熊剑东的老婆。熊剑东是浙江新昌人,早年留学于日本士官学校。抗日战争爆发后,熊剑东在常熟一带组织忠义救国军,在一次作战中,被日军捕获,关押在上海监狱。熊妻正四处托人营救,军统遂指使郑萍如设法将“自己人”营救出来。郑主动帮熊妻找关系,她打听到丁默邨已投降日本人,在极斯菲尔路七十六号担任汪伪特工总部主任,于是主动找上门去,请丁默邨设法找人救出熊剑东。当时,汪伪集团正在筹备阶段,懂军事的干部奇缺,丁默邨去见周佛海,说熊剑东懂军事,本人愿意参加和平运动。于是周佛海亲自出面,将熊剑东保释出来。熊后来担任伪税警总团副团长,成为周佛海、丁默邨的重要干将。

当时,正是戴笠的军统上海站与汪伪“七十六号”在上海滩进行特工战白热化的时候,由于丁默邨担任过军统少将,对戴笠的组织和活动规律非常熟悉,于是,在他的指挥下,军统地下组织屡屡被破获,特工多次被杀害,给军统在上海的活动造成很大的威胁。戴笠严令军统尽快除掉丁默邮,以打击“七十六号”的嚣张气焰。嵇希宗便对郑萍如下达了秘密指令:除掉丁默邨。

郑萍如利用美色接近和迷惑住了丁默邨,使其坠入情网,军统的锄奸网悄悄撒开。

1939年12月21日,丁默邨和郑萍如去一个朋友家赴宴,郑通知军统特务布置好暗杀行动。在丁的汽车回来路过静安寺附近的西伯利亚皮货店时,郑萍如提出要下车买大衣,丁默邨只好陪她下车,暗中叮嘱司机不要熄火。

当他二人进店挑选,丁突然发现有两个短打衣着、形迹可疑的人,正隔着落地玻璃窗向他打量。丁默邨不动声色地走到郑萍如旁边,掏出一沓钞票往柜台上一扔,说:“你慢慢挑吧。”还没等郑萍如反应过来,丁就猛地推开门,拔脚向马路对面狂逃。

门外守候的军统特务嵇希宗和刘彬,没想到丁默邨突然窜了出来,稍一愣神,才拔枪瞄准。就在丁默邨钻进车里时,两声枪响,却没有打中,小汽车一溜烟开走了。

郑萍如的身份暴露后,曾在虹口隐居下来。虹口是日本军的驻地,她在一个日本宪兵分队里躲着。那里是“七十六号”力所不及的死角。郑萍如后来又巧妙地钻进了日本军内部,南京的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二课参谋和上海第十三军司令部的年轻大尉参谋,都为她的美艳着了魔。她“出卖”的重庆情报和蓝衣社情报以及正活跃于上海内外的游击队动向等,正是当地日军求之不得的。两位单纯的参谋不问情由地轻信了她,做梦也没想到她以这些来历不明的情报为诱饵,换取了日本军宝贵的最高机密情报。不久,郑萍如被丁默邨设计诱捕。当“七十六号”副主任李士群审讯她时,郑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军统特务,但并不否认自己要杀丁默邨,原因是“丁默邨有花心,要去爱别人,我就要杀了他!我要让丁默邨晓得,天底下的女人不都是好欺负的!”她有意将一桩间谍案说成是桃色新闻,把丁默邨气得暴跳如雷。

1940年2月,汪精卫给李士群下达了处死郑萍如的手令。负责看守郑萍如的伪大队长林之江为郑的美貌所倾倒,要与她一起“私奔”。然而,为防止郑萍如逃跑,丁默邨早做了防范,他知道郑萍如的魅力实在太强烈了,谁也经不起她的诱惑,就连“七十六号”的后台老板、日本特务头子晴气庆胤也表示出恻隐之心。他在回忆文章中写道:“妖艳的重庆白蛇、蓝衣社女间谍——郑萍如最终也未能逃离被送上祭坛的悲惨命运……我不知为什么,很想救她,哪怕是免她一死也好。我也知道她罪孽深重,可总想救她一下。我之所以产生这种心情,也许因为她是日华的混血儿……”

于是丁默邨特意加派了人手,并派伪司法部长夏仲明亲自去监刑。 郑萍如的末日无比凄惨。直到执行枪毙的前夕,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上刑场,她还给其弟写信说,她在“七十六号”很好,请父母、兄弟等不必挂念。她在银行的领款图章请其弟妥为保存,并将其衣服托人带来。

当执行枪决的那天早上,林之江骗郑萍如说要带她去虹口买衣物。刑场终于到了,原来是徐家汇火车站边的荒野地里。郑萍如明白了,死死地抓住车门不放,在监刑人员一再催促下,林之江才转过脸去,挥了挥手,让人把郑萍如拖了出去。

郑萍如自知不免一死,遂要求最后打扮一下。她掏出化妆盒,在哭得一道道泪痕的脸上细细地扑上粉,重新画了眉。顷刻之间,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变得十分可怕,她痛骂汪精卫,痛骂丁默邨,痛骂日本人!

林之江的手下不忍心开枪,最后由林之江亲自瞄准射击,郑萍如倒在血泊里,玉殒香消。

直到1946年,国民政府在审判汪伪汉奸时,郑萍如的母亲郑华君、弟弟郑南阳(郑钺在郑萍如被枪毙不久,因悲伤过度病死)向首都高等法院控告大汉奸丁默邨残害郑萍如之罪恶,此时竟没有一个军统人员出来证明郑萍如是为军统组织工作的。幸亏有沈醉出面过问,军统人事处才把郑萍如的名字补到军统烈士名单中去。

安徽工业大学学报

郑州轻工业学院学报

山东经济战略研究

河南大学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