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罐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罐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移动互联网会议营销被指忽悠一位操盘手的独白

发布时间:2020-07-21 18:26:53 阅读: 来源:水泥罐除尘器厂家

新闻背景

一个持续近十年的“话题”行业

2004年,国内首次出现了一款“手机寻址”的产品,用户只要发送“酒店”、“餐馆”等关键词到特定短信号码,就能得到相应的商户信息。这种在今天看来略显幼稚的产品,就是日后红得发紫的“短信网址”的雏形。此后数十家企业和机构推出类似产品。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短信网址逐渐变成明日黄花,但这个市场并未销声匿迹——2007年开始,市场上出现了呈爆发式增长的新产品:移动顶告、3G域名、手机搜索等,涉及中搜、宜搜、移动商街等数十家企业,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企业主投资。

然而,越来越多的投诉也随之而来,如果在网络上搜索,关于此类产品涉嫌“欺诈”的报道屡见报端。此类产品被质疑的共同特性是:标价几千到数万元不等的关键词,只有在特定的搜索引擎或者短信号码中才有效,而这些特定渠道在用户基础和流量上与百度、新浪等门户有着天壤之别,缺乏核心竞争优势。

更被诟病的是这些产品采用的会议营销推广模式。代理商们往往打着“移动互联网企业峰会”、“中国创新经济论坛”的旗号,给消费者许下了“3年升100万”、“不想要可以溢价回收”等天花乱坠的条件。但众多消费者在购买了相关的产品后,却往往发现是“空头支票”:不仅没多少实际效果,而且众多代理商纷纷卷款失踪。在要求退款时,企业和代理商总是来回推诿踢皮球。仅《IT时报》此前就报道过易查、宜搜等数家企业的“退款门”、“跑路们”事件,而相关的消费者投诉,更有数十起。

这到底是个什么行业?一位在这个行业中浸淫了近10年,“洗手上岸”的代理商陈忠,告诉了我们答案。

一个生存了近十年的互联网行业,涉及移动商街、短信网址、宜搜、中搜、易查、儒豹数十家企业,却始终逃不脱产品效果不佳、代理商设局、操盘手会议营销等种种质疑,如今已然形成每年十几亿元的规模,甚至催生了“职业讨款人”新行业。《IT时报》记者走近其幕后从业者,从代理商、会议营销操盘者、讨债人等多个角度调查,揭开这个行业中的层层迷雾。

记者调查

短平快式营销:换汤不换药

12114、移动商街、全网通址……陈忠掰着指头数数,2006年至今,自己做过的“项目”不下10个,尽管不愿透露7年间到底赚了多少钱,但今年初,他决定“洗手”了。

事实上,虽然各种产品名称让人眼花缭乱,而且有着“电子商务”“移动互联网”等噱头,在陈忠这样的业内人看来,这些“项目”骨子是同一回事,“今天是3G域名,明天就又变成4G了;短信网址做不下去,开始做移动搜索。虽然宣传点、称呼不一样,但网站后台、技术支撑都是一样的,等于同一个产品换了层皮而已。”对于这些产品的本质,陈忠直言不讳。

近十年间,类似的产品层出不穷,而背后公司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IT时报》2012年曾经报道过的、一个关键词售卖11.8万元的产品“移联通址”,其公司北京点指科技创立时的部分主要成员便出自早期售卖“移动实名”产品的用友移动商街。

代理商也是一脉相承。陈忠现在已经很难数清自己7年间到底做了哪些项目,基本上一个产品做段时间就结束,然后又有新产品找上门,“我们眼中只有赚钱或不赚钱,某个产品不赚钱,就做其他家的。”如果讨款人多,代理商干脆关门消失,换个地址、换个公司名字、换个新产品,重新推销。

“这个行业的宗旨就是圈钱,所以代理商也就做短平快模式。”陈忠说,所谓的短平快,就是短时间运作、平稳上马、快速圈钱,选择的目标客户则主要集中在小企业主:“会议营销时选择的老板就是那种钱不多又想投资的人。”

急功近利扩张:一锤子买卖

陈忠不愿透露自己这几年获利多少,但从《IT时报》此前的调查中不难发现,这是一个一本万利的买卖。无论是短信网址还是移动顶告,说到底,卖的就是流量,实际付出的成本并不高。因此,推出产品的企业与代理商之间往往采用高比例的分成模式,比如像宜搜,其产品“移动顶告”与代理商二八分成,一位代理商透露,“有时候一场会开下来颗粒无收,但好的话一场会能收单30多万元。”

不过,由于开会场地、人力成本都由代理商负担,而且公司总部不承担客户退款,代理商要承担所有风险,一位代理商坦言,实际利润在20%左右,相当于“一个月投入数万来博那100%的风险和20%的利润。”

在风险和利润双重交织的环境中,许多代理商都是做“一锤子买卖”,在某个城市大规模开展会议营销,但当面临消费者上门讨款后,他们往往是销声匿迹,仅《IT时报》曾报道过的宜搜代理商,今年便有10家卷款失踪。

“移动产品”末路:最多再撑五年

由于推销的产品缺乏核心竞争优势,在高额的利润驱动下,一些所谓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新产品”营销大会越来越像一场变相的“忽悠大会”,并正在毁掉这个市场赖以生存的基石。

陈忠透露,有的企业看到其中利益巨大,随便找家大学交一笔费用,美其名曰联合某某大学共同开发,然后搞个网站、取个名字,一个新产品出炉,再交给下面的代理商开始运作。可上当的人越多,市场越小,如今代理商们的阵地已经由省会城市逐渐转移到二三线城市,“这个行业已经是病入膏肓,做得越多,客户也就越少,等到最后资源枯竭了,这个行业也就被市场抛弃了。”

“现在市面上90%的产品,都是最早的一批代理商在做,到最后把公司卖给项目经理,或者是经理凑个五六万元又开始搞,现在大家都是在抓紧最后的机遇扫荡市场,到市场最后崩盘的时候,代理商早洗白上岸了。”陈忠估计,这种模式周转下去,最多再撑个五年。

独家对话

“现在这个行业就是一个火药桶,但谁都不敢去点导火索——每年的产值都在十几亿以上,但这十多亿产值后的消费者到最后都是要后悔并退款的,代理商和公司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关键的只不过是在翻船之前,谁先跳出去。”

《IT时报》:你觉得移动搜索、3G域名这样的产品,本质到底有核心竞争力吗?

陈忠:我刚开始做这行的时候,市面上仅仅有四个产品,现在是产品满天飞,我都数不过来有多少个了。业内有个故事,宣传的时候说10万元可以上春晚,结果年底客户一看是上自己的春晚,本质上就是这么一回事。这行永远做不成阿里巴巴和百度,因为所有的通道已经都被巨头企业们堵死了。

《IT时报》:如此看来,这种“会议营销”就是靠忽悠,那有没有考虑过市场崩盘的后果?

陈忠:一个客户因为接到我们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莫名其妙的来开会,莫名其妙的交钱……当你作为一个设局者,看到这些会很有成就感,尤其是针对每个不同的参会客户,还要量身定制一套流程,虽然过程不是很光明,但这也是一个很容易让人亢奋的美妙行业。至于崩盘,赚到钱的代理商都早洗手上岸了。再说到了那一天,又跟代理商有什么关系呢?

《IT时报》:很多消费者反映,代理商仅仅是开个收据了事,不会签署合同,这个是为了规避风险?

陈忠:事实上90%的客户到死都不知道还有合同——知道合同的客户正常都不会签字,所以消费者即使是反悔想退款,对方也不会提任何跟合同有关的事情。结果就是:代理商将皮球踢给企业总部,总部再将皮球踢给代理商。

延伸阅读

职业讨款人:混乱市场滋生新行业

不少消费者在发现购买的关键词,毫无流量和价值后,希望讨回货款,却往往遭遇代理商跑路、企业总部互相推诿的窘境,于是,“职业讨款人”这一特殊行业便诞生了。他们往往由经验丰富的前代理商、专业讨债公司、幕后组织者等组成,专业组织各种有退款诉求的消费者,联合行动向企业追讨合同款。收入也相当可观:一个3万元的关键词,追讨成功后可提成8000元左右,而大规模讨款的收入甚至数以百万计。

“一般都是按合同款收取10%~30%不等的金额,以实际讨回情况为主。”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对记者透露,职业讨款者的收费标准按照合同金额抽成,而由于涉及金额数量巨大,提成可观,像短信网址、3G域名、关键词等已经成了讨债者眼中的肥肉,业内组织的讨款行动包括宜搜、中搜、易查、梦查等多家企业。“组织一场集体讨款行动,如果能要回来1500万元,发起者起码能分到500万元左右,而且消费者还都是心甘情愿地去交钱。”

该人士表示,职业讨款人不少“都是做了几年的代理商,‘上岸洗白’后再到其他代理商处讨款,由于熟悉业务流程,讨款成功率很高。”

《IT时报》:像这种广告产品,一般法院和警方都不予受理,你们能追讨回来吗?

职业讨债人:我们可以使用一些偏激手段讨债,事实上我们已经成功追讨好几笔像“关键词”、“移动域名”等这样的退款。

《IT时报》:怎么收费?

职业讨债人:讨款成功后再缴费,一般是以实际讨回金额为基数,我们提取30%分成,当然这个比例还可以再协商。

来源:IT时报 作者:李栋

Gradle Wrapper 详解

32 MySQL 存储引擎概述

08 Go 的变量赋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