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罐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罐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备借荆州真正归属权是谁的两份合同泄露了真相

发布时间:2020-12-25 04:54:34 阅读: 来源:水泥罐除尘器厂家

刘备“借”荆州真正归属权是谁的?两份合同泄露了真相

刘备所“借”荆州真正归属权是谁的?孙刘两家的两份合同泄露了真相

历来人们都有这样一种看法,认为刘备借了荆州不还,理在东吴一方。以至于后来荆州被袭,关羽被擒是刘备一方遭了现世报,不值得同情。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事实上,荆州并非东吴之地!

根据《后汉书。郡国志》里所记载,荆州与司隶、豫、冀、兖、徐、青、扬、益、凉、并、幽、交州,构成了东汉时期的汉朝全国版图。因此严格意义上的荆州,其所有权显然只能归东汉皇帝一人所有。即使从狭义的角度出发,汉制一州的最高长官名为州牧或是州刺史。州牧的秩位高于刺史,职权则与之相同,都是负责监察郡国守相及地方豪强。

网络配图

东汉末年汉献帝初立之时,当时的荆州刺史是王睿,其后是刘表。刘表殁,其子刘琦尚在汉夏郡,及赤壁破曹之后,刘备表琦为荆州刺史。及至刘琦亡,当荆州牧的是刘备,可不是孙权,“群下推刘备为荆州牧,治公安”(《先主传》)。而在赤壁之战后,荆州真正意思上被孙吴自己所占有过的,又仅限于南郡江陵一地。因此无论是从名义上讲,还是从实际情况出发,说孙吴拥有对荆州的所有权这种论点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既然荆州根本就不是孙吴集团的,那又何之谓“借”呢?

其实清人赵翼早已就“借荆州”问题进行过辩驳。由其所著的《甘二史札记》卷7《借荆州之非》中记载道:“且是时(即赤壁之战时)刘表之长子琦尚在江夏,破曹后,备即表琦为荆州刺史,权未尝有异词,以荆州本琦地也。时又南征四郡,武陵、长沙、桂阳、零陵皆降。琦死,群下推备为荆州牧。备即遣亮督零陵、桂阳、长沙三郡,收其租赋,以供军实,又以关羽为襄阳太过、荡寇将军,驻江北。张飞为宜都太守,征虏将军,在南郡。赵云为偏将军,领桂阳太守。遣将分驻,惟备所指挥,初不关白孙氏,以本非权地,故备不必白权,权亦不来阻备也。迨其后三分之势已定,吴人追思赤壁之役,实藉吴兵力,遂谓荆州应为吴有,而备据之,始有借荆州之说。抑思合力拒曹时,备固有资于权,权不亦有资于备乎?权是时但自救危亡,岂早有取荆州之志乎?羽之对鲁肃曰:‘乌林之役,左将军寝不脱介,戮力破曹,岂得徒劳无一块土!’此不易之论也。

网络配图

其后吴蜀争三郡,旋即议和,以湘水为界,分长沙、江夏、桂阳属吴,南郡、零陵、武陵属蜀,最为平允。而吴君臣伺羽之北伐,袭荆州而有之,反捏一借荆州之说,以见其取所应得。此则吴君臣之狡词诡说,而借荆州之名遂流传至今,并为一谈,牢不可破,转似其曲在蜀者,此耳食之论也。”

赵翼就“借荆州”的问题其实已经讲得相当清楚了,俺不过就此基础上,略作补充和展开。

赤壁之战前夕,曹操率军南下,兵不血刃地拿下荆州,刘备出奔夏口。诸葛亮渡江与孙权谈判,目的能令东吴与刘备合作共抗曹操。但这种的合作关系并非是建立在刘备集团附庸于孙吴集团的不平等关系之上,而是以曹、孙、刘三方鼎足之势为先决条件,即要求孙权承认刘备是荆州的主人,打败曹操后,荆州归刘备。

“今将军诚能命猛将统兵数万,与豫州协规同力,破操军必矣。操军破,必北还,如此则荆、吴之势强,鼎足之形成矣。成败之机,在於今日。”(《诸葛亮传》)这里的“荆、吴”显然分别指的是刘备和孙权。而这此之前诸葛亮所说的“豫州军虽败於长阪,今战士还者及关羽水军精甲万人,刘琦合江夏战士亦不下万人。”则既是在介绍本集团的实力,也是要求平等联合的资本。因此,孙刘联合并不是那种简单的政治依附。

赤壁一战,曹军大败,被迫北归。而孙刘联军则三路出击:周瑜、程普部挟获胜之余威,与刘备一部西进江陵;孙权自拥大军东向合肥;张昭部攻九江之当涂。三路军中,除了西线周瑜军经过长达一年的消耗战而取胜外,其余两路军均无功而返。如果按照赤壁战前的约定,江陵属荆州之南郡,本当归刘备所用。可孙吴方有这么做吗?当然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刘备可不会指望孙权真的大发善心,所谓“求人不如求已”。刘备利用周瑜率军与曹仁争南郡之机,毅然做出决定,放弃江夏,全力向荆南挺进!等有了自己的地盘,站稳脚跟后再徐图发展,充分体现了避实击虚的战略方针。

网络配图

刘备是个老谋深算的政治家,他深知政治攻势的重要性。因此在向荆南进军之前,首先上表汉帝立刘琦为荆州刺史。自从刘表过世后,荆州刺史一直悬而未置(刘表次子刘琮被曹操封为青州刺史)。刘琦是刘表长子,子承父业,天经地意。而且刘表病重之时曾对刘备说过“我儿不才,而诸将并零落,我死之后,卿便摄荆州”的话(《先主传》注引《魏书》),而刘备当时也答应将尽力辅佐其子。刘备拥立刘琦的好处有二:其一自己可以恪守诺言,不失信于人;其二则可以使自己在荆州取得合法地位,名正言顺地参与到荆州政务中去(其中倒也与曹操的挟天子以令诸侯有几分相似)。

因此从形式上讲,刘琦是荆州新主,刘备则充当了这位新主人意志的具体执行者和体现者。以荆州主人的身份收回本州土地,名正言顺且师出有名。因此刘琦刘备率军南下时,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力,武陵太守金旋、长沙太守韩玄、桂阳太守赵范、零陵太守刘度皆降,庐江雷绪又率部曲数万口归降。刘备的实力得到了显著的扩张。

网络配图

之后,“琦病死,群下推先主为荆州牧。”一个“推”字就充分表达了刘备、诸葛亮利用刘琦的巧妙。刘备是刘表集团成员,也是刘表死前的托孤重臣,刘琦是名义上的汉帝所立的荆州刺史。如今刘琦已死,刘备接任荆州刺史便成了顺理成章之事,既不用上表朝廷,又不用孙权任命,这本身就属于荆州的内部事务,孙权方根本无权过问此事。因此孙权让刘备领荆州牧,是对事实的一种无可奈何的承认。《吴主传》中记载:“刘备表孙权行车骑将军,领徐州牧,备领荆州牧,屯公安。”刘备承认孙权徐州刺史的地位,以换取孙权对刘备是荆州刺史的承认。因此,刘备拥有荆州是完全经过孙权方认可的,是完全合情合理的。用现在的话来讲,等于孙刘两方已经签订了一份“双边合同”。而这份“合同”的战略意图也相当明显,荆州归刘备所有,徐州归孙权。北上抗曹,孙权的方向应是东线徐州,而荆州方向则交由刘备负责。

四川省脱阳医院

西安市半乳糖激酶缺乏医院

北京市药物中毒医院

沈阳市呕吐苦水医院